苏浩轻轻合上日记本。

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入自己大衣内侧的口袋。

朱迪曾经也是个好女孩。

至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

她那颗幼小的心脏还流淌着滚烫着的少女情怀。

但她后来没有了。

所以她就死了。

她不是死在小柔的剑下。

而是死在那个冰冷的寒夜。

只是苏浩没想到她会牵扯到布鲁身上。

不过都结束了。

他是心地宽厚的人,不至于折磨她的尸体。

他轻轻抚平了床单,看了眼这个装扮素雅的房间,收起脸上泄露出的一丝悲伤,将门带上。

他知道朱迪日记只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

这六十年来。

无数个比朱迪还要凄惨的女孩生活在暴力,恐惧的阴影中。

有的人在出生便成为货品。

有的人在出现血葵之后便被父母嫁出。

有的人丧心病狂的成为骨科。

恶从来没有离开我们。

它一直在我们的身边。

黑暗从来不会缺席这片孕养腐朽,龌龊泥土。

也正是如此。

苏浩会做出断绝人口贩卖口子的决定。

人一旦被物化。

就会把弱小的同类当作自己生存的砝码。

下了楼。

苏浩看了浴池里的巨人观尸体。

已经联想到了是谁。

没有怜悯,也没有欢喜。

或许朱迪的母亲,也同样遭受过沉重的父爱?

车上。

苏浩对正要上车的猎狗道:

“去找一个叫卡恩的巫师,把他带过来。”

“是。”

朱迪虽然撕掉中间大部分日记,但最后一篇还是出现了一个嫌疑人。

卡恩巫师。

约莫半个钟头。

猎狗抓着的一个有些富态的老头回来。

老头看到苏浩的第一眼,便双膝跪地,高呼道:“卡里纳特第三十六代巫士卡恩,拜见伟大的新王。”

苏浩没有应他。

而是直接动用神海里的鱼线,勾入对方中枢神经。

方式残忍了些。

但效果很好。

事实上苏浩没有看错他。

卡恩的脑子像一坨从下水道里流动的臭水。

肮脏。

腐朽。

憋了口气的苏浩潜了下去。

触碰着的关于朱迪的回忆。

昏暗房梁下。

朱迪全身赤luo的躺在床上,卡恩拿着钳子,翻开了少女伤口。

恍惚中。

卡恩露出大黄牙,咬在了朱迪的胸上,后者只是嬉笑着拉住了他的耳朵。

......

记忆是残缺的。

是腐烂的。

昏暗。

无光。

痛苦。

但是苏浩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血葵诅咒的事情。

而这满口黄牙的卡恩巫师。

也不过是半路出家的江湖路子。

根本就不是什么巫师。

他退了出去。

“拖下去的吧,把他丢到二楼,陪陪的那位夫人。”

苏浩有些扫兴。

“大。”

卡恩尚未张口,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强行架了起来,走进了朱迪的家。

门内的无头尸体并没有让他惊慌失措。

但当他被送上二楼后,看到那巨人观之后。

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他努力的挣扎着。

但依旧被丢了进去。

砰~

尸体炸了。

如同少女的哀鸣。

再也没有了生息.....

血葵诅咒的线索断了。

“老爷,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接下来交给我们。”骷髅自告奋勇道。

苏浩摇摇头。

他虽然相信骷髅的能力,但是他要告诉这座城市里埋藏的黑暗势力,不论是谁触碰了他的逆鳞,都要求死不能,一刻都不能隔夜。

沉思片刻。

苏浩放开神源。

方圆世界渐渐灰暗。

高低错落的建筑下隐藏的所有黑暗都无所遁形。

若一滴浓墨丢入了池塘。

向四周扩散。

最终到一公里外结束。

在他的感知中。

所有人和物都变成了灰色,每一个人灰色的人脸上的表情和动作都一清二楚。

离他最近的人群里。

围观者还在讨论着关于他这个新王的事情。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引来了貌似了不得的大人物。”

“你难道不知道么?朱古斯骑士一死,为了报复他在战场上得英勇,这些新来的士兵就强了他的妻女,听说还把他女儿的头砍了。”

“嘶~”

“这些人也太可恶了!”

“如果你想死,就多说一点。”

除了这种造谣的人。

还有零星讨论新政的人。

“你们说新王发布那些东西是真的么?”

“加入新农社就能够拥有自己土地,并且受到王国的保护。”

“愚蠢,深秋来了,不要做梦了。”

“可恶的是我还听说新王要禁止我们私下买卖人口,他这是要垄断,断了我们的生路。”

“这有什么,我还听说接下来勾栏也要全部取缔,在新政策没下来之前,任何人私下交易都会遭到死刑,简直湮灭人性。”

“该死,现在都不知道能够不能活到明年春天,连我们为数不多的快乐也要被消灭掉么?”

“是啊,新王简直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魔鬼。”

苏浩没有理会他们。

智者会用时间来证明一切。

继续向外围的人探索。

神源掠过百米后。

苏浩停了下来,又退到了三十米外一处巷口。

一个带着黑色头巾的青年人靠在墙上。

看向这边时带着阴霾的微笑。

苏浩也跟着一起笑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真的捕捉到了那么一丝可能。

犯罪疯子喜欢重返现场的行为。

真是变态的心理。

苏浩下了车。

独自进入了人群。

巷口的青年吐出了嘴里拒绝的果壳,一瘸一拐的向五环之外走去。

七环。

苏浩停在一处阴暗木棚房子前。

没有急着进去。

而是在远处耐心等待着。

过了不久。

瘸子青年身后多了的两个水桶腰大汉,分别提着两个大箱子跟着前者进入人群。

转过数条街区后来到。

来到一栋三层建筑前。

敲了敲门。

开门是一个中年修女。

看到瘸子青年后脸色难看。

低语道:“神父不是说过让你不要过来么?”

说着便要关门,被后者顶住。

笑着让两个壮汉将箱子放到修女面前道:“请替我转告神父,我这次来是想为教会贡献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请务必接纳。”

看到地上的两个箱子。

修女脸色好看了很多。

“你先等等,我去同神父说说。”

不一会儿修女开了门。

“你很幸运,看在你与我主有缘的份上,神父说今天可以见你一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鹏免费全本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能无限暴兵,我能无限暴兵最新章节,我能无限暴兵 三七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